主页 > 奥秘新兴 >甲洞焚化炉工程‧王建民挑战公开招标细节‧10理由不信任房地部 >

甲洞焚化炉工程‧王建民挑战公开招标细节‧10理由不信任房地部
2020-07-25

甲洞焚化炉工程‧王建民挑战公开招标细节‧10理由不信任房地部(吉隆坡7日讯)针对城市和谐、房屋与地方政府部欲在甲洞柏灵京转运站旁建设垃圾焚化炉一事,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认为部长拿督阿都拉曼达兰没有实际解决焚化炉问题,因此他提出10项不信任阿都拉曼达兰的原因,包括没有落实曾允诺公开焚化炉招标细节,以及焚化炉建设成本最终由人民买单等。他说,建设焚化炉成本约6亿至10亿令吉,政府也表明不会支付一分钱,并透过私人融资计划兴建焚化炉,即财团建焚化炉,吉隆坡市政局支付倾倒费(Tipping Fee)。“但是,有了焚化炉,市政局还得缴付焚化炉运作开销,现有倾倒费是48令吉,届时倾倒费相信会再增加,最后由隆市人民买单。”垃圾转运站没妥善处理渗滤液王建民週四晚担任“拥抱焚化炉─谈都市垃圾处理争议”讲座会的主讲人,在会上致词时,如此指出。他说,国家固体废料管理部曾说,由成功集团管理的武吉达卡土埋场无法再应付将会增加的隆市废料,因此需要在甲洞建造焚化炉,但实际上集团创办人早前否认有关声明,并解释基于他们只管理隆市废料,因此他们的土埋场仍有130年的寿命,政府无需浪费10亿令吉建造焚化炉。他质问,武吉达卡土埋场只是处理3000吨垃圾,即使增加至4000吨垃圾,土埋场仍有80年寿命,获奖无数的集团管理也比柏灵京垃圾转运站来的好,为何政府不把转运站交给后者处理?“最让人不解的是,部长曾带领媒体到访雪州而榄土埋场,然而部长至今从不曾去过武吉达卡土埋场,我相信对方是惧怕媒体提问土埋场寿命如此长,为何还要建焚化炉的原因造成。”他提及,部长曾在去年的国会表明会公开4家公司招标细节,但对方至今尚没公布。根据他了解,参与预审投标资格的公司名字已被刊于某财经报章,但他不解的是,房地部为何要隐瞒?王建民指出,他和吉隆坡不要焚化炉委员会早前参观现有的数个土埋场,发现柏灵京垃圾转运站流出垃圾压缩过程产生的渗滤液(Leachate),继而向环境部投诉,对方表明会採取行动,但当他们近期再度考察时,发现臭味高的渗滤液继续流入河内。“若政府连一个转运站都没做好,试问要我们怎幺对政府建设每日处理1000吨垃圾的焚化炉有信心?”他提到,他曾在国会提问国家固体废料管理局,对方表明会在今年9月执行隆市垃圾分类措施,但至今尚不见任何行动。刘华才赞同设焚化炉民政党副主席刘华才博士指出,对于2013年总稽查司报告揭发邦咯岛、浮罗交怡岛、刁曼岛与金马仑高原的焚化炉不达标一事,他不否认“技术一流,管理九流”是大马的弱点和挑战。不过,他强调,无论垃圾土埋场有多少年寿命,终究有用完的一天,因此他赞同房地部建设垃圾焚化炉,前提是政府能确保焚化炉技术过程佳及兴建地点不在人口稠密区。他说,武吉达卡卫生土埋场每日可容纳5000吨垃圾,但目前雪隆垃圾量每日合共2500吨,不适宜埋在该土埋场。他质问,土埋场填埋雪隆垃圾量尚有65年寿命,单处理隆市就有130年寿命,为何还需焚化炉?“虽然焚化炉多人反对,原因是土埋场还有很长寿命,但不管是65年或150年,总有耗尽的一天。”刘华才也是马来西亚工艺大学(UTM)教授。他週四晚主讲“拥抱焚化炉─谈都市垃圾处理争议“讲座会”时,这幺指出。他提及,早前他曾和委员会到日本考察焚化炉技术,发现当地人的垃圾分类文化非常好,儘管周围都是焚化炉,但人民都会优先把垃圾放进口袋带回家丢。“我们必须有这样的文化在先,我不是赞成建焚化炉,环保工作仍需继续,但要多少时间我不晓得。不过,在没办法把垃圾问题处理好前,焚化炉是可能方案。”垃圾送去焚化炉前需烘乾废弃资源处理顾问陈书平披露,大马垃圾属高潮湿度,若要使用焚化炉,则需确保垃圾送进焚化炉前经分类和处于干的状态,否则是不适合採用焚化炉方案。他说,垃圾送去焚化炉前需烘干,因为若垃圾处潮湿状态会难以焚烧,焚化炉温度若无法高于850度就会产生“二恶英”。“我国的垃圾还没收集前已腐化,里面有机物(食物)含量高,与四季国家比较,大马垃圾较易腐烂,液化后变成酸性,严重时有虫蠕动,证明这些垃圾有70%水分,因此垃圾需烘干才能放入焚化炉。”陈书平週四主讲“拥抱焚化炉─谈都市垃圾处理争议”讲座会时,以到访日本为例,指日本确实有很多焚化炉,前提是他们从小学开始就被教育如何分类垃圾,加上该国科技不断前进与有专业管理人员,因此相较之下,日本焚化炉处理较佳。他提及,若妥善处理垃圾,垃圾可成黄金。比如一吨塑胶可卖100令吉、铜製品一吨可卖2万7000令吉等,一切视乎人民怎幺善用垃圾。“最重要是从教育开始,如3R环保,要知道我们每天製造的垃圾达3万3000吨,一年下来有多少百万吨,哪里找这幺多地方处理?”王建民提出不信任房地部长阿都拉曼达兰10理由:1.部长不曾参观武吉达卡土埋场。2.政府未公开焚化炉的成本及谁来支付费用。3.部长没有实践公开招标细节的承诺。4.吉隆坡垃圾分类未全面实施。5.没有保证焚化炉的环境冲击详细评估(DEIA),负责为柏灵京花园焚化炉準备的环境评估报告的单位─工艺大学(UTM)竟然与邦咯岛焚化炉环境评估报告的单位相同。6.拟定的焚化炉缓冲区不符合环境标準,依据理工大学为该焚化炉準备的地点适合度报告显示,房地部建议的特定地点并不符合环境部制定的500公尺缓冲区;缺乏缓冲区带来的潜在危险包括提高增江北区居民安全风险,及危害附近常使用两座油站的人民。7.柏灵京转运站和南洋花园环境污染问题还未解决,委员会採集水质样本,送至独立化验室研究,发现全部超出环境部的标準。柏灵京转运站和南洋花园环境污染问题还未解决,委员会採集水质样本,送至独立化验室研究,发现全部超出环境部的标準。8.邦咯岛焚化炉问题未解决。9.没有保证从焚化炉排出的二恶英(Dioxin)和呋喃(Furan)会被严格监督,黄梨山(Bukit Nanas)的有毒废料处理中心的二恶英和呋喃指数没有列入每年的环境可持续性发展报告,儘管副部长曾表明上述废气每月需监督和测量。10.部长没有为吉隆坡回收中心作出任何进展,在吉隆坡2020发展蓝图,Lindungan Melati花园和陈秀连一带被鉴定兴建回收中心,为何不在考虑兴建焚化炉时,优先建回收中心,探讨多少废料可被回收?‧2014.11.07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