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级贫户拚到容器天王,加兴年产 1.5 亿支口红
2020-06-14

一级贫户拚到容器天王,加兴年产 1.5 亿支口红

举凡资生堂、兰蔻、高丝、雅诗兰黛、倩碧、雅芳、露华浓等国际品牌,都少不了加兴。加兴从容器做到彩妆产品,一年生产的口红就高达 1 亿 5 千万支。

9 月 3 日这个夜晚,彰化县福兴乡一反平日的寂静,热闹滚滚。席开近 600 桌、6,000 名宾客共襄盛举,他们都是来参加台湾最大美妆容器厂加兴成立 50 周年纪念。

加兴,这个你很陌生的名字,却与许多人息息相关。当你走进百货公司的 1 楼,映入眼帘的尽是国际大厂化妆品专柜,你不知道的是,其中 8 成专柜的彩妆产品,都和加兴脱不了关係。

举凡资生堂、兰蔻、高丝、雅诗兰黛、倩碧、雅芳、露华浓等,叫的出名号的中、高价位国际知名品牌,都有加兴代工的彩妆产品;还有更多知名的美妆、保养品牌,都使用加兴的容器。包括口红、唇蜜、粉饼、蜜粉、腮红、眉笔、眼影、睫毛膏等产品,外销超过 120 个国家;光是加兴 1 年做出来的口红,就高达 1 亿 5 千万支。这是卢昆南打拚 50 年的成果。

50 年磨一剑
借 1 万元创业  生产香水瓶盖起家

今年 70 岁的老董卢昆南,小时候家中是一级贫户,13 岁就从嘉义北上彰化当学徒,在一家五金零件加工厂工作。20 岁就有妻小的他,有一天,老闆加薪时对他说:「你们这些有家庭的比较稳定,我帮你们加薪 50 元,但是单身的人容易跑掉,所以我帮他加薪 100 元。」

卢昆南认为,自己比别人更努力,却受到不平等待遇;就是为了这句话,有了今天的加兴。

当时,望族出身的太太很不服气,回娘家向父亲借了 1 万元,让卢昆南创业。一开始生产香水瓶盖及眼药水瓶盖,因为经营实在做出口碑,很快生意就拓展开来。几年后,加兴与客户研发出可以单手推出、方便涂抹的口红壳,结果在东南亚热卖,从此奠定了加兴在化妆品容器产业的基础。

不料,一次遭逢亲戚倒帐,加兴面临了空前的财务危机。加兴副总经理、卢昆南女儿卢玉娟回忆,她小时候就带着弟弟、妹妹一起煮饭、到工厂帮忙,8 岁时因为工厂赶着出货,就得学会自己一个人坐火车去送货;「我最讨厌的就是寒、暑假,也从来不知道什幺叫做毕业旅行。」当时还有债主农曆年上门讨债,卢昆南只好把家人暂时迁居外地。这种有家归不得的椎心之痛,让他加倍努力打拚,很快就还清债务。

30 年前逆转
客户排队抢货  国际大厂指定代工

30 年前,是加兴真正翻身的关键。回忆起加兴的第一桶金,卢玉娟说:「第一次体会到,什幺叫做客户捧着钱排队抢货。」当时中南美洲很流行变色口红,口红的盒子上有特殊的雕花,而这种独特的模具只有加兴有。每天下午 4 点,工厂的门口停满了宾士、宝马等高级车来抢货,当时 1 个月只能做 50 万支,订单就有 200 万支。盛况空前,念高中夜校的她,下了课还得帮忙送货到大半夜,早上又得看着员工顺利上线,「根本没有办法上学,忙到下午,校车老早跑掉了!」

如今,加兴有 1,200 名员工,3 万多坪的工厂不分昼夜 24 小时运作,主力在製造各类化妆保养品容器以及充填,每项产品都须经过严格测试才能出厂;例如化妆品容器须经拉力、扭力、开盖、抛摔等测试,「都是一路摸索过来的,当年第一批交给欧洲知名大厂的粉盒,到了冰天雪地的气候,全部都裂开了;还有一回运去日本的睫毛膏,因为内容物含有羊毛脂,天气太冷了全都结冻,盖头都转不开。」卢玉娟细数当年,还委请奇美送一批工程师到工厂,一起想办法解决。

加兴做化妆品容器赫赫有名,拥有塑胶射出、铝锭沖压、烫金、印刷、真空电镀以及紫外线(UV)喷涂等各种表面加工处理的技术和设备,不少国际大厂都循线到台湾,找加兴买容器。

但是大厂将容器运回欧洲后,进行充填、包装,再卖到全世界,交期长、成本又高,万一赶时间没做测试,产品往往会出状况。卢玉娟解释,「很多人不知道,内容物与容器的搭配也是有学问的,都须经相容性测试;有些配方具腐蚀性,若未经相容性测试,很容易出问题。」他们碰过太多例子,像唇蜜的刷子一根根掉下来,或是容器损坏的问题。「最后充填厂都把责任推给我们,我们乾脆自己做成品。」自此开启了加兴为大厂代工的生意。

加兴开始与大厂合作充填,10 年前更跨入製造内容物。如今,大厂只要给处方笺,从进料到容器、充填、包装设计以及物流配送,加兴全部一条龙製作完成。内容物的原料如油膏、粉剂等大多从美国、日本进口,而容器的原料则是来自奇美的塑胶、中钢的铝板;至于国际大厂的灵魂就在于香精,每个品牌都有自己独一无二的味道,产品加上最后一道关键手续─各家大厂独特的香精,美妆品就大功告成。「客户只要一张订单,成品就可以準备上市。」

容器是加兴做了 50 年的老本行,自然得心应手。卢玉娟表示,内容物比容器难做,4、50 种配料,其中 2、30 种都是複方,全在一锅里,如果不能稳定,一旦起变化,就整锅报废,何况成品还有寿命 3 年的限制。

10 年前壮大
跨足製造内容物  创品牌进军网购

她也透露,金属容器的成本较塑胶容器贵出 3、4 倍,往往容器比内容物还贵。「大多数人买化妆品,不是因为内容物,而是第一眼看到容器就很喜欢。」因此,加兴也不断精进研发容器,时时保持对未来趋势的敏锐度,每年都到义大利、法国去考察。卢玉娟认为,比日本人冲、比中国人反应快、比美国人想得更周全、比南韩更实在,是台湾美妆产业的优势。

由于美妆是一个相当分散的产业,加兴目前在全球化妆品容器的市佔率虽仅约 5%,但数量已相当惊人。加兴坚持根留台湾,包括佔地 1.7 公顷的总厂,以及佔地 6.5 公顷的生化科技园区,都在彰化福兴。有了帮国际大厂代工的经验,加兴现在也成立自有品牌加湘美,在网路贩售。

加兴走过 50 个年头,是一步一脚印累积而来。身形瘦小、走起路来却很快的卢昆南,带着记者走过瓶瓶罐罐的展示区,谈起各种形状的化妆品容器,兴奋之情溢于言表。加兴是卢昆南一路走来的心血,他的硬颈打拚精神,在彰化福兴这个偏远乡镇,打造了另一个全球知名的台湾奇蹟。


上一篇:
下一篇:

sunbet申博现金开户|星空新闻|VR人科科|网站地图 申博亚洲667878 618申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