怕大小便不敢吃喝失明老妇也受不了臭
2020-07-09

怕大小便不敢吃喝失明老妇也受不了臭

(槟城11日讯)槟城打鎗埔一名73岁失明独居老妇在3星期前失足跌断腿,再也站不起来,每天吃喝拉撒都只能在一张躺椅上,躺椅下放满报纸,满地都是大小便,屋内臭气熏天。义工带领记者上门探访,老妇无奈告诉记者:“我知道我很臭,人人都害怕我,不敢靠近,真的对不起,可是我也不想,我连吃喝都不敢,就是怕大小便,我也受不了那臭味!”

73岁的廖彩珠未婚;69岁妹妹廖彩凤则是一名寡妇,独自养大一名25岁女儿。廖氏姐妹有一个92岁的患有老人失智症的老母亲陈佩蓉,原与廖彩凤同住,几个月前已被送往老人院,两姐妹虽然双目失明,但这些年都习惯了黑暗,所以日子还是照常地过。

可是,天意弄人,原本可以摸黑行动的廖彩珠3星期前却失足跌断了双脚,再也无法站起来,老母亲在老人院,唯一的失明妹妹又爱莫能助,又盲又行动不便的廖彩珠生活陷入了困境,让她难堪又痛苦。

失明妹妹爱莫能助

妹妹廖彩凤说,她就住在姐姐邻座组屋,但因为她眼睛看不见,自己也得靠女儿来照顾,根本无法去照顾姐姐,唯有依靠表妹,每晚下班后给姐姐送饭,一天只吃一餐,往往也无人帮她清理大小便,但她也是心痛又无奈。

“我女儿平日在北海上班,又要去老人院探访她外婆,回家又要照顾我,根本无法再照顾我姐姐,我知道她很辛苦很难受,满屋子都是大小便,可是,我连走路都困难,又如何能帮她呢?”

廖彩凤说,她们姐妹双目会失明,主要都是眼膜导致,因为白血球过高,无法动手术,日子久了,就再也看不到了。

“姐姐3年前是完全看不见了,我仅有10%视线,相信迟点也完全看不到了,虽然我们眼盲,可是都习惯黑暗,可以行动自如,没想到姐姐却跌断了脚,如今真是无人照顾了。”

她说,她们生长在一个单亲家庭,两姐妹从小就跟妈妈相依为命,姐姐很早就离开了家,自立生活,而她原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奈何丈夫却在女儿9岁时患上B型肝炎离世,留下她独自带大女儿。

“希望能找到有心人帮助我们,让姐姐可以得到妥善照顾,那我也可以安心过自己的生活。”

屋内臭得让人不愿走进

双眼失明的廖彩珠因长期困在一个300多平方呎的小屋内,再加上最近跌断腿,所以情绪较不稳定,常会出口骂人,再加上屋内实在臭得让人难受,导致许多人不愿走进屋内帮忙。义工形容“这是探访过最臭的一户人家。”

廖彩珠说,退休前眼睛还看得见前,她什幺工都做,戏院售票员、广场销售员,屋子也一搬再搬,有钱就租好点屋子,没钱就随便住,一个人生活简单也很自在,最重要不会麻烦到别人,如今这样,她说她比谁都还要辛苦。

廖彩凤的25岁女儿杨丽莲是个人人公认的孝女。因为深知独自抚养她长大的母亲非常辛苦,她中三就出来工作,目前在北海一间汽车零件公司上班,每天除了无微不至地照顾失明的母亲,更时常去老人院探访外婆。

杨丽莲一人照顾3病人

目前收留杨丽莲外婆的菩提馨园院长陈瑞万说,杨丽莲每天到北海上班,廖家的3个病人,一直是她一人在撑着,每天把妈妈扶进扶出,年纪轻轻却从不喊苦,是个非常懂事的孩子。

“我初收留杨丽莲外婆时,因为她外婆在洗澡时,实在太抗拒我们,大喊大叫,还将我们弄伤,在别无他法之下,我唯有叫杨丽莲每天来帮她外婆洗澡,结果,这小女孩让我很感动,她每天都準时在清晨5点半来到菩提馨园,帮她外婆洗好澡后,再去北海上班。”

他说,一个25岁女孩,又要工作,又要照顾外婆、妈妈和阿姨,可是她表现得很坚强,这也是他想帮助她们的主要原因。

廖彩珠将入住老人院

盼善心人士赞助费用

菩提馨园院长陈瑞万说,他过去当了多年义工,怎样悲惨的家庭都去过,但这一家,真的是他去过最臭的一个家,没有带口罩,根本进不去。

“我在几个月前收留了她们的老母亲,那时是别人来接送,我根本没探访过她们,直到不久前这对失明老姐妹来老人院探访她们的老母亲,我才多少了解情况。”

直到最近廖彩珠外甥女告知,他才知道廖彩珠跌断了脚,又不肯入院,又无人照顾,于是他才连夜去了廖彩珠家中探访。

“我们已经送她入院检查,医生指她双脚已经断了,要动手术。她目前情况,已经不适合再独居了,必须安排她入住老人院。我真的很想收留她,可惜菩提馨园床位真的已经满了,而且人力不足,我们唯有给她安排其他老人院。”

每月费用约650元

陈瑞万说,他们计划将廖彩珠安排入住老人院,每月费用约650令吉,他希望各界善心人士可以一起帮忙,让廖彩珠可以获得妥当照顾,安享晚年。

有意帮忙赞助廖彩珠老人院每月费用的善心人士,欢迎联络陈瑞万010-3969681。


上一篇:
下一篇: